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剑客彦小海_ 第147章 翠竹羞绿柳,人比荷花香-

时间:2021-03-03 02:4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小凉秋水小说剑客彦小海 第147章 翠竹羞绿柳,人比荷花香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小海这边强忍着臭味,跟着翁竹君给那些竹苗一勺一勺的施肥。一边施肥,翁老一边唠叨:“看见没,这些竹子名叫黄金间碧玉,最适合在这肥沃的土地上生长,长大了一些之后啊,就可以拿到书院的一些庭院,观赏性极佳!

    “翁老,您对这竹子这么有研究啊?”

    翁老看了看远处在提笔写字的潇潇:“说来你可能不信,以前我觉得我养竹子是一绝,可是后来呀,小姐又教了了我许多,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后生可畏!看到这满院子的花了么?那可是小姐亲手栽植的,让我这原本只有绿色的小院子,更加的诗情画意了不是。”

    “哟,这丫头果真什么都懂啊!”

    “那你以为第一才女能是白叫的么!我跟你说你个臭小子!以后不要惹小姐生气,要不然我拼了我这把老骨头,也跟你没完!”

    “您看您说的,我哪敢惹她呀,身份就吓死个人!”

    “用身份来衡量我家小姐,那真是对我家小姐最大的羞辱,在她面前休要提起啊!”

    “好嘞!”

    翁老坏笑的看着小海:“我家小姐好看不?”

    小海看着远处静如处子的潇潇,竹林半遮,仅现美人清丽的轮廓,提笔落笔间都清新脱俗。然后嘿嘿一笑:“真好看!”

    “那是自然的,小姐不仅长的好,人也好。再加上这惊为天人的才天赋。将来也不知道便宜哪家臭小子了!”

    老者还坏笑的看着小海。

    小海使劲一甩勺子,粪差点弄身上。骂道:“可不是么!!想想就生气!!”

    老者哈哈大笑:“木头!!!!还不如这山竹会解风情!!”

    “我还解个什么风情,你看潇潇那都美如画了,咱俩一老一少在这浇粪!什么风情能解?”

    老人哈哈哈大笑:“有意思,你小子还真有点意思。”

    “翁老,潇潇常来这里吗?”

    “嗯,只要没事儿她就回来这里。别以为我这里谁都可以来啊,没有我都允许,院长也甭想进来!但是小姐除外!随时都可以来!”

    “那我这岂不是赚大发了?”

    “那你以为我是心疼我那几根竹子吗?”

    “不是吗?”

    老头气的拿着粪勺子指着小海:“你给我滚去那边浇去,别让我看见你!”

    “您看您老人家又生气,要不您去歇着吧,我自己来!”

    “算你说了句人话!”

    翁老气都将粪勺给了小海,转身去旁边整理那奇形怪状的粉单竹。

    小海微微一笑,挥舞着粪勺高声喝道:“苍柳绕溪翠竹深,佳人惊鸿脱世人。稚子不闻老翁急,老翁甩手叫我滚!”

    翁老哈哈一笑:“你胸无半点墨水,不要在小姐面前班门弄斧了啊!”

    小海外头一看,远处潇潇乐的笔都拿不稳了。小海嘿嘿一笑:“潇潇啊,你小海哥哥是不是很有才!!”

    “呸!不要脸!!”

    翁老笑骂道:“你个臭小子,真是油腔滑调的!”

    小海哈哈一笑,继续浇粪。快浇完到时候,院子中突然响起悠扬的笛声!余音袅袅玩转动听!小海走在竹林间,深悉了一口气!突然抽滴水剑!

    起式!风起长林斩落叶!一式,二式,三式!青霖三十六式!在看小海伴随着婉转的笛声,在竹林中犹如精灵一般,又犹如孤隐于世的剑客,在竹林中疯狂起舞!竹也被剑风带动沙沙作响,惊奇林鸟一片!

    在看小院子,手持笛子的潇潇,见到小海起剑!神情一肃然,点绛唇轻抚。一曲鹧鸪飞,让翠竹轻摇,让飞鸟忘返!

    笛声落,剑收天!

    小海落式,单手持剑,气运丹田!

    小海看着潇潇,潇潇美目,眼波流转有点娇羞的看着小海。二人相视一笑,忘江湖,再笑,忘流年!

    “唉小子!竹子弄断了,赔昂!!”

    “哎哟,哪坏了?哪坏了?”

    潇潇原本有点羞红的脸瞬间阳光灿烂!谁人说秋日无暖阳,花田竹林为之兴奋!!

    小海回到圈子中,潇潇直接捂着鼻子躲的好远!小海瞬间就明白了,闻了闻自己身上,还真是一股屎味道!

    小海坏笑着看着潇潇,潇潇吓的一直往后退。

    “潇潇呀,你们老说臭男人臭男人的,来哥哥让你见识见识男人到底有多臭!”

    “哎呀你不要过来!!”

    “行了!那小子,去里面换身衣服!小姐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啊?准备好了?”

    “不是的,不是的,是念清姐姐让我带过来的!”

    “嗷嗷,翁老,改天我可以让我姐姐和我师兄来这里欣赏吗,这里真的很美。”

    “小姐同意就行!”

    “我当然同意了,其实,其实我本来是邀请姐姐过来的,可是她俩说要去跟郑大侠他们去练剑,就没有来。”

    “没事儿,也不差这一天。再说了,人多了不也打扰你清净么!”

    “没关系的,以前晓晓和要文也来过的。”

    “嗯,说到底,这俩人是不是快回来了?”

    “嗯是的呢!你赶紧去换衣服!”

    “得嘞!”

    小海去道屋子里一看,墙壁挂着各种字画,古玩,古香古色的。还有很多有灵气的小摆件儿,一看就知道是潇潇弄的。

    小海看了几幅字画,小海虽然不会欣赏,但是一看这字画就知道很值钱。出自名家只笔!甚至一些山水画作,一看落款,是乔潇!

    小海惊讶的看着院子外正在跟翁老摆弄桌子的潇潇。心说这个丫头的才华,看样子自己是无法窥其一斑了。

    小海换好衣服,有洗漱了一遍,自己闻了闻,嗯没有臭味儿了。才走出屋子。

    小院子多了一桌子菜。小海搓这手就上来了。一看,清炒竹笋,油焖煮笋,凉拌青笋。

    “这是喂熊猫呢吗?”

    “熊猫?”

    “翁伯伯,熊猫是川蜀地界的一种熊,长的可可爱了,只是我还没有见过!”

    “潇潇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么?”

    “有啊!川蜀有个叫玉儿的美丽姑娘!在想你!我不知道!!”

    “啊,这我姐跟你说的?”

    “哼!”

    “你小子,真是!小姐,咱们吃饭,不理他了!”

    “那别呀,要不我先道个歉?潇潇要不我给你磕个头?”

    “算了!先吃饭,某些人下午还要干活呢!!”

    “嗯!下午全是重活!!”

    “这没问题!开动!”

    “你喜欢那个玉儿吗?”

    小海一口饭差点没喷出来。

    “我俩没可能的,我自己还有一堆事儿。没时间考虑那些东西,我能活多久我都不知道呢!”

    “你又胡说!”

    “真的,以后有机会,慢慢跟你说吧。咱先说点开心的事儿啊,潇潇你笛子吹的真好听!”

    “想学吗?”

    “我太想了啊,我早就想好了,我总的学点跟武学不相关的东西啊,要不然就真成了只会打架的莽夫了!咱也得学点阳春白雪的东西不是么!”

    潇潇兴奋的说道:“那我教你!!”

    “好啊,可是我不知我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啊,别嫌弃我笨。”

    “那可不好说!你先叫师父!”

    “翁老,我还是跟您老人家学养竹子吧,将来不当大侠了,我可以去富贵人家干活。”

    “瞧你那点出息!养竹子,小姐教的比我好!”

    “不教!!”

    小海赶紧夹了几块笋给潇潇,笑着说:“你看你,又生气,多吃点青菜,消消火!”

    潇潇气的 碗一挪。不理小海。小海无奈的看了看翁老。翁老摇了摇头:“吃饭吧!你没救了!!”

    小海低头慢慢的扒着饭,然后偷偷的瞧着潇潇。潇潇噗呲又笑了出来:“好好吃饭!”

    “得嘞,我的小姑奶奶,不生气就好!”

    潇潇蹬了一眼小海,然后啃着小海给夹的那块青笋。

    吃哇饭,三人坐在桌子,潇潇亲自给泡上竹叶茶。小海喝着清香的竹叶茶。

    “小子,适才我看你舞的那套剑法,跟你在擂台上的一样啊。”

    “是啊,翁老,那是青林剑法。您老也感兴趣?”

    “不是,我看你在竹林间耍的,可是要比在擂台上耍的要流畅而且速度更快上许多啊。”

    “翁老,早上比武,我们白驼宗弟子连赢了十场,怕是打击了潇湘书院学武弟子的士气。但是我们又不想输,所以我也不想他说的难堪而已。”

    “这你就想多了,潇湘书院这些个富家公子哥,小姐什么的。一个个都目中无人的很。那些想要在学院苦读书,读出个好未来的孩子们,都被这些喜欢结党营私的富家子弟给影响坏了。好好打击一下他们,他们才知道上进!”

    “翁老,潇湘书院的事情我也潇潇说过一些,究其根源,朝廷上下都是如此。他们从小生活的氛围就这样,也难免出现这样的情况。”

    “却是如此,所以我才不想和这里的人过多的交集,还是喜欢这里,清净!”

    “还是你会挑呀,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一般!”

    “喜欢你就在这待着吧,至少要三个月奥!”

    “求之不得呀!”

    小海现在还真是求之不得,自己一直想找个清净的地方修炼了,自己的第七重罡气到现在一点眉目都没有。距离上一次突破已经过去一年了。虽然时间不长,但是突破之前总应该隐隐能感觉气府内的罡气异常才对。

    可是这都一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果然吃了那个蛇胆之后,强行突破,给自己带来了他多的负面影响,导致自己的第六层根基不稳。这第七重什么时候到来,小海真是一点注意都没有。

    吃了饭,小海帮着翁老收拾完桌子。潇潇还在弄她的那盆竹子。名叫菲白竹。

    翁老不知从那里砍了根竹子,一直在那里削。小海走到潇潇身边。

    “这么喜欢竹子呀?”

    潇潇笑了笑说道:“小海,你知道为什么么?”

    “这个我知道,竹,中空有节,挺拔不屈,古人常常将它比做高风亮节,刚直不阿的代表。”

    潇潇笑着说:“看不出来,你也是读过书的嘛!”

    小海扣着手小声说道:“我这点学问,在你面前跟个稚子有什么区别。。。”

    潇潇捂嘴偷笑。然后继续说道:“竹,多生于幽僻之处,故常被看作是谦谦君子的象征。竹,经冬不凋,且自成美景,它刚直、谦逊,不亢不卑,潇洒处世,常被看作不同流俗的高雅之士的象征。”

    “这么高雅呀?”

    “只是说着高雅而已。自古大多文人墨客多这种令人向往的洒脱诗句。但是其实呢,这些文豪门也大多都是官场不得志,然后自我安慰的方式罢了。真正的高雅之士,应当不争庙堂之高,不逐名利之势。纵情于山水之间,脱与市侩之中。”

    “山里的老道,和庙里的和尚?”

    “你!!怎么那么会诡辩!!高雅之士就必须要脱离世俗么!!”

    “我错了~~~~我格局低了。。”

    “你就是爱胡说。其实你心里是不是正在偷着乐呢?”

    “你怎么知道!!!”

    潇潇得意的说道:“芬芳流水彩云边,庸人坐看日衔山。。。。。。”

    小海捂着脑袋:“请问我在你面前还有秘密么?”

    潇潇插着腰问道:“有!!我和那个玉儿谁。。。。”

    “打住!!别问,问就是你最好看,问就是你最好!问就是你最棒!!”

    潇潇乐的花枝招展,小海也跟着傻笑。潇潇歪着头问小海:“当初你将剿灭燕南帮的功劳都给了虎贲营,你就一点都不后悔嘛?”

    “有什么后悔的,我杀贼又不是为了名利。当初救。。。当初和你在那个院子救那些女孩子不也是一样道么。”

    “这点,我深信不疑!还有件事情问你!”

    小海一看潇潇这架势,自己也确实想不出来什么事儿是她不知道的啊?

    潇潇插着腰问道:“那年,你又去了崇州!!”

    “啊是啊!”

    “铁律帮通缉令上的那个男的是不是你!!”

    小海的脸瞬间黑了,气道:“不是我,怎么可能,给老子画的那么丑,怎么可能是我!”

    小海一句话出去立马就后悔了,知道潇潇接下来的问题了。果然潇潇一直盯着小海。

    “那个啥,我对天发誓啊,我不认识那个人,叫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偶然碰到的,她也是行侠仗义的。连一起救人都算不上,她是捡漏的。”

    “那为什么给她画的那么美!”

    “她就长那样!!”

    “彦小海你别跑!!你个渣男!!”

    翁老一边削竹子,一边看着旁边打闹嬉笑的俊男靓女,嘴角扬起微笑,仿佛陷入久远的回忆。口中念叨:

    “黄鹂连理落游墙,

    蝴蝶翩翩逐芬芳。

    翠竹秋风羞绿柳,

    璧人暖色荷花香!”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