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新书_ 第87章 假摔-

时间:2021-05-25 17:4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七月新番小说新书 第87章 假摔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大父,孙儿蹉跎数十年,如今终于有机会,恢复韩氏荣耀了。”

    吞胡将军韩威是一位老将,岁数都五十多了,他胡须一大把,但在营中独处时,对着桑木灵位一口一个孙儿,若叫外人看了定觉滑稽。

    韩威的祖父名叫韩延寿——在还没单名规矩的汉朝是一个烂大街的名字,他家亦是阔过的,韩延寿曾担任过淮阳、颍川、左冯翊等地太守,颇为贤名,深受百姓爱戴。只可惜后来遭萧望之弹劾,汉宣帝那昏君误听奸佞之言,导致韩延寿被判处死刑。临刑前,吏民数千人伴送韩延寿到渭城,老少扶持车毂,争相献酒寄情,韩延寿不忍拒绝,共饮酒一石有余。

    然后就在醉后的状态下,对送他赴死的三个儿子下了遗嘱:“吾等切勿为吏,重蹈老夫覆辙。”

    三子引以为戒,都辞职不仕,韩氏就这样当了一代人的白身,韩威虽然没见过祖父,但经常听父亲叔伯讲述他的故事,对汉家十分痛恨,等到新室代汉时,他拍手称快,也将祖父的叮嘱抛在脑后,出仕为官,积极为王莽镇压各地复汉宗室。

    只可惜他出仕晚了些,在陈旧的官僚系统里难以出头,混了多年仍只做到校尉。

    于是韩威一着急,便在上疏里大放豪言,欲效仿汉时李陵,横行匈奴,五千灭胡!

    王莽最喜欢这样的壮士,当即提拔他做了吞胡将军,只可惜那两年朝廷和匈奴没打起来,直到今日,韩威才得以出征。

    “此役若成,我便能越过裨将军? 再升几级? 恢复家门二千石的荣耀,甚至能够封侯、伯。“

    这时下吏来禀报? 说各曲、营的校尉、军司马都已汇集在营中? 韩威遂披挂威武的甲胄,大步抵达主帐? 里头十余人纷纷起身作揖:右边是正卒的校尉,左边则是羡卒、猪突豨勇的校尉梁丘赐? 第五伦则在梁丘赐身后。

    “诸君免礼。”

    韩威扫视众人? 尤其是梁丘赐和他身后几位军司马,目光在第五伦身上还停得久了点,那顶麟韦之弁着实显眼。

    韩威先说了一堆国家大义,天子圣明的话? 又道:“吾等此去威戎郡北边上河农都尉(银川)? 全程两千八百余里,要走几日,每日在何处歇息,都得定下。”

    “依本将军看,每日行四十里? 七十日走完,四月中旬抵达? 何如?”

    此言一出,帐内校尉、军司马们顿时暗暗叫苦? 这韩将军也太急了,梁丘赐小心翼翼地禀道:“将军? 一舍三十里乃古之常法? 四十里会不会……太多了?”

    第五伦这些时日读了严尤给的兵法? 孙子早就说过:百里而争利,如期抵达的只有十分之一;五十里争利,能按时抵达的只有一半;三十里而争利,则三分之二至。

    如今韩威非要赶四十里,就意味着掉队同样会很严重,而士卒们也会格外疲劳。

    韩威却不在意士卒死活,肃然道:“若是行三十里,须得四月底才能抵达上河农都尉,军情如火,耽搁一天,匈奴就可能结束内乱,恢复安稳,如何能不急?此事就这样定了!”

    定好行军期限后,便是分配各部位置,毕竟两个校尉加起来万余人,而道路狭窄,不可能一窝蜂前进,总有先后之分。

    韩威在军中多年,还是很熟悉这些基本常识的:“军分兴军、大军、踵军。兴军在大军之前一日而行,作为前锋开道。踵军在大军后而行,护我后路,同时收捡掉队之人。”

    他点了最倚重的军司马做了兴军,又道:”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须得有一营猪突豨勇,与我兴军同行,不知梁丘校尉麾下,可有勇锐之士主动请命啊?”

    韩威也不等人起身,却点了麟弁者的名:“第五司马,你前些时日,可是当着陛下的面,在三军前出尽了风头,麾下士卒被评为最有秩序,可愿担此重任?”

    营内目光齐刷刷投过来,有羡慕也有嫉妒,倒是第五伦不紧不慢起身,韩威这才看发现,他右手胳膊吊在白色的麻布上,看上去似是折了,腿脚也一瘸一拐的。只走到大帐中央,咬着牙勉强下拜。

    韩威诧异:“第五司马这是出了何事?”

    “近来新得了一套鞍鞯,试马时不慎摔了。”第五伦满脸羞愧:“将军重任,下吏本应领命,只是我如今手脚不便,恐怕要养上数月,若与兴军同行,唯恐耽误军情。”

    “躺在辎车上让士卒拉着不就行了?”韩威不太高兴,板下脸道:“大丈夫为国效命,难道会因为些许小伤而退缩么?”

    这要看是哪国了,若是两千年后,国家有召,再怕也得咬着牙上,可若是要为你大新抛头颅洒热血……

    第五伦宁可做个胆小鬼。

    他叹息道:“敢告于将军,不止是身体不允,下吏竟在大军开拔前坠马,此不祥之兆也。我恐怕和李广一样,是个数奇之人,岂敢再做兴军?我殒命于道也就罢了,就怕坏了将军大事。”

    此言说得营内众人颔首不已,第五伦这是有依据的,他翻阅严尤所注兵法时,发现除了行军布阵外,里面还有大量关于祭祀、禳祷、诅咒、厌胜的花活,却是属于“兵阴阳”的内容。

    比如挑选什么样的人做前锋,是很有讲究的,第五伦临行之际坠马,有些不太吉利,确实不适合做前锋。

    韩威只好作罢,暗道:“本以为第五伦主动请缨,和我一样是个勇者,可以提携他一番,吾等一同出塞奋击匈奴,岂料却是个数奇胆小之辈,惜哉!”

    吞胡将军心里仍有些不高兴,扫视营内冷笑道:“既然第五伯鱼不愿当鸡头,那就让他做牛后罢!”

    ……

    倒是第五伦,一瘸一拐回到自己营内,只剩下第七彪、宣彪等人时,伤却立刻好了过来。

    原来的这是学战国时的秦相张仪,堕车坠马啊!

    宣彪很关切地问道:“司马,吾等被安排到了哪一部?”

    “随踵军同行。”虽然被怒其不争的韩威一杆子撵到后头,第五伦却笑得可开心了:“后大军一到三日而行,吾等可以多休憩数日,再不急不缓上路了。”

    第七彪重新进入行伍后,对功名还是有几分渴望的,有些不理解第五伦为何要佯装坠马示弱,嘟囔道:“宗主,这其实是个好机会啊,若能作为兴军,得了韩将军青睐,往后说不定会向朝廷进言,提拔你做校尉!”

    第五伦摇头:“我现在的本领,能治得了一营,却治不了一曲,去奢求高官厚爵何益?”

    他解下胳膊上的吊布:“兴军必须赶在大军前一日,若是路上遇到道路损塞、桥梁破损,还得临时修葺,而正卒们一向瞧不起猪突豨勇,重活累活肯定都扔给吾等来做,到了地方还要为彼辈张罗饭食。”

    正卒倒是轻装上阵保持战斗力了,但他们这些羡卒却得累死。

    虽然不管分到哪部,这些事都免不了,但随兴卒而行压力最大。

    “兴军为了赶得及时,每天要走的就不是四十里,而是五十里了。正卒多备车马,而猪突豨勇们呢?只有两条腿,还要推攮辎重粮食。若是赶不及兴军耽误了军情,必遭申饬,若是强行赶上,以营中士卒的体力,两个多月下来,恐怕将有一半的人横死于道!”

    诚然,也有其他军司马宁可多死点没用的猪突豨勇,也要得到韩威赏识,但第五伦不需要,他很清楚自己参军是为了什么。

    第五伦严肃起来:“我宁可不要这所谓的将军器重,也要让麾下士卒少些死亡!”

    第七彪不敢再言,而宣彪则被第五伦此为感动得快哭了。

    到了开拔前一日,虽然第五伦假摔的事不敢宣扬,但他为了让士卒不要太劳累暴毙而拒绝兴军,随踵军而行的事迹,却在营内传开了。

    八百猪突豨勇更加庆幸自己遇上了这样一位主官。

    随着金鼓齐鸣,前锋兴军的旗帜已经出发,有位羡卒的军司马积极请命,顶替了第五伦的位置随他们前行。

    那位军司马倒是趾高气扬骑在马上轻轻松松,可他身后的猪突豨勇,却只能在正卒刀兵的威胁下,绝望地跟上。

    他们的模样,正是本营数月前的状态:其状也,皮包骨骼,瘦若枯材,如以“鹄形菜色”四字去形容,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俨若骷髅,活似鬼样。

    其衣也,除下身穿着几块破布片聊以遮羞外,上身悉被以极其单薄的稻草蓑衣,草鞋无袜,甚至还有打赤脚的。

    其色也,早被太阳晒得一身黝黑,难见其真正皮肤,惟有两个白眼仁在翻动。

    其行也,你拉着我,我扶着你,纵未用绳捆索穿,则天然连成一串,颤颤抖抖,推攮着辎重,蹀躞蹒跚而行,一旦慢了半步,正卒手里的矛杆就重重地打过来。

    猪突豨勇们只好像畜生一样前行,唯一的希望,就是用自己的一日劳苦,能换来一口所推车乘上的粮食。

    第五伦麾下的士卒们围在门边,心有戚戚地看着这一幕,而午后时,他们还收到了第五伦赠送的大礼。

    那是八百多双结实的布履,由第五伦亲自巡营时,按照大、中、小不同规格,分发到每个人手中。

    士卒们接过履后,下拜千恩万谢,过去,他们的衣履多被军候、士吏克扣,甚至直接不发。

    可自从第五伦来后,不仅衣履如数发放,这趟远行前,第五伦还自己掏钱从茂陵购买,附赠每人一双,按照市价,起码花了四万钱。

    第五伦心中却有一笔账:“四万钱,可能救下四百人的腿脚和性命,值不值?”

    肯定会有人笑他:妇人之仁,难成大事。

    但第五伦只觉得:“这世道,还缺严苛、残暴的将军么?”

    “要比这些,我再狠下心,都比不上其余校尉、军司马,比不上韩威,更比不上关中的奴隶主们。”

    “要想得人心,只能反其道而行。”

    接过履的猪突豨勇们都朝第五伦稽首下拜,千恩万谢,第五伦只对他们说道:“此行遥远,我知道诸君没人想去,但正卒在侧,有脱逃者可能会被直接射杀,死路一条。”

    “反而是到了新秦膏腴之地,还有活路。”

    “所以本司马希望,靠着这多出来的一双履,每个人,都能相互扶持,一起走到边塞去!”

    “若有不幸死亡,本司马也会将他安葬于道,竖一个木牌,写上他的名。”

    第五伦朝众人作揖,而众人则朝他下拜,一个本是猪突豨勇们说笑时传的词,从他们口中说出,成了这八百猪突豨勇共同承认的名号。

    “诺。”

    八百个声音齐齐道:“吾等乃是第五司马麾下的兵,吾等是……第五营!”

    ……

    PS:第三章在18:00,求推荐票。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