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大天师_ 75.075-

时间:2021-05-28 11: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婻书小说大天师 75.075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大冬天的, 一个面容秀美的少女穿着一袭薄薄的淡蓝色纱裙抱着一把琴走来, 及腰的长发随着走动间带起的微风轻轻飘动着,背景是空无一人以及一眼看不到头的街道,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感觉有些诡异。

    守在小区外的那辆车见到那女子朝他们走来,看了眼贴在车上的符箓,他们原本停留的位子就不起眼,又特意贴了符箓,一般人都直接忽略掉他们了,这既然来了个不一般的人, 不用想也知道恐怕他们已经暴露了, 来的很有可能是司家的人。

    四人中明显年纪最大的领头人微微眯了眯眼:“开车走, 现在不宜对上。”一边说着,一边将法器拿在了手里, 对于尚不知底的敌人, 他向来是报以最大的戒备来对待。

    驾驶座的人立即启动车子,可是车子死活无法发动, 而那个抱琴的少女已经近在咫尺了。

    那四人既然能给日本人在华夏卖命,本事多少还是有的, 再加上手中还有一个法器, 不说肆无忌惮, 但着实也没把华夏的天师放在眼里,当然除了那些很久没有出过山的那些个老不死之外, 年轻一代的几乎就没个能看的。见女子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站定, 车子又显然被那女子给控制住了, 几人相视一眼纷纷下车,各自拿起武器,就不信他们四个大男人还对付不了一个女人。

    然而等他们一下车,靖柔纤纤玉指轻轻扫过琴弦,四人周围的环境瞬间一变。

    他们也不是没经过事的,这一看就知道自己等人落入了幻境了。为首的那人用灵力催动手中的金杵,试图强行破开幻境。可是区区法器,如何能破开灵器制造出来的幻境。

    而围困他们的幻境也并不复杂,就是一片漆黑的虚无空间。就在那几人以为这只是个消磨他们意志的幻境时,突然从脚下伸出一只像是黑雾凝结出来的手掌,那手掌一抓到他们脚上,几人顿时一股钻心的疼。

    兰谨修下班回家的时候起初还没怎么在意,倒是敏锐的保镖神情凝重道:“老板,这条路似乎有些不对劲,按照我们的车速,这条马路最多十分钟就能到家,只会遇到两个红绿灯,现在已经超过三分钟了,并且刚刚路过了第三个红绿灯。”

    兰谨修闻言从电脑上抬头朝窗外看了看,就他们现在行驶的公路上,还能看到他们小区里面的绿化带,可以说一条马路靠边的整片绿化都是他现在居住的小区覆盖范围。

    在家门口却似乎遇到了鬼打墙,而今天是周五,这个时间点如果司阳没有其他的约会,应该已经到家了,所以现在的情况很有可能是司阳在跟人斗法?或者是有什么人找上门了在闹事?

    兰谨修让保镖先把车停在路边,拿出手机想了想,还是没给司阳打电话,而是从公事包里取出一张密封的符箓:“贴在车上,看能不能出去。”

    保镖将密封袋给撕开,然后往车上一贴,当符箓贴上的瞬间,兰谨修和保镖都听到了似乎有人在弹琴的声音。驾着车又往前开了一段距离,就看到靖柔坐在路边,一把古琴放在自己的腿上弹奏着。而在靖柔的前面,四个人相互厮打着,虽不至于残手断脚,但一个个的吐血连连,明显内伤不轻。

    见到兰谨修的车过来了,靖柔抬头看了眼打的不可开交的几人,以一个扫弦收尾,最后一个音落下,那几人渐渐从幻境中清醒过来。

    幻境一散,四人彻底支撑不住的软倒在地,令他们惊恐不安的是,那个金杵上竟然隐隐有了些裂纹。那可是法器,就连玄门世家都要小心供奉轻易不会拿出来使用的法器!

    靖柔抱着琴朝着躺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的几人走了几步。那几人大概是被刚才的幻境折磨的不轻,已经伤的快要动弹不得了,却还是因为靖柔的动作而惊恐的后退。

    靖柔面无表情眼神冷漠的垂眸看着他们,轻柔的嗓音冷冷道:“各为其主之事我家主人也懒得过问,你们若是井水不犯河水那便罢了,但如果动了不该动的心思,那就莫怪我家主人不客气了,今日这份警告还望各位牢记。”

    靖柔说完回头看已经下车看着这边的兰谨修,微微一笑:“兰先生。”

    兰谨修点点头:“回去吗?上车吧。”

    因为兰谨修经常去司阳那儿蹭饭吃,哦不对,应该是蹭厨子,因为每次兰谨修都会带一些上好的食材,又是隔壁邻居,来往的多了,大家也都熟悉了,所以靖柔也没客气,微笑道谢之后便上了车。尽管回家对靖柔来说可能比坐车还要快,但做鬼飘了好几百年,偶尔享受一下做人的乐趣也是不错的。

    当看到那辆车开进了小区直到连车尾都看不到了之后,重伤倒地的几人连滚带爬的上了车,这次的教训,可真够给的深刻的。

    看到一个人出去两个人回来,司阳也不怎么意外,笑道:“下班了?”

    兰谨修点点头,很自然的将外衣脱下挂在门口,换了鞋后朝着司阳走去:“沈然回来了吗?他今天好像遇到了什么人被找麻烦了。”

    今天他的助理带着沈然去看竞标地的现场,一个地方值不值得竞标要参考很多因素,除了本身可以竞标的地方,周边的环境也很重要,所以现场考察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本来沈然就是来速学的,正好最近也有一个重要的竞标,所以就干脆让助理带着他参与进来,再没有比亲自参与一个项目更能弄懂其中种种弯弯绕绕来的快了。

    他之前就跟助理说过,只管带着沈然教他一些专业的东西,他的事一律不要多管,所以等助理从现场回来之后才来告诉他,沈然跟着他去考察的时候,被一群像是混混一样的人给拦了下来。他助理当时还以为是有人找麻烦,不过沈然却说这是私事,让他不要管,就跟着那群混混走了。

    结果这一回来,就在家门口遇到鬼打墙,而且那几个被打的正是一群小混混的打扮,现在又没看到沈然,这才多问了一句。

    司阳道:“他去山里挖参了,归期不定。”

    靖柔将古琴抱了过来:“给了外面那几个窥视者一点小教训,以后应该是不敢再来了。”

    司阳点点头:“做的不错,这琴你放进库房里去,今后如果有不长眼的上门惹事,你们尽管处理了。”

    靖柔立即应道:“是。”

    得知沈然没事,虽然没弄明白好好上着班怎么又跑去挖参,但兰谨修也没有好奇多问。

    这时胖大厨从厨房里绕出来,看到兰谨修便笑着问了声好,然后朝着司阳到:“主人,今晚吃红酒焗牛排如何?”

    “可以。”

    胖大厨瞬间笑眯了眼:“那我去将酒库里的那红酒开一坛?”他可是一直惦记着呢,那酒虽然封存了,但他那鼻子可不是一般人,早就嗅着味儿了。

    司阳失笑道:“去吧。”那酒是他亲手酿的,虽然是第一次尝试,葡萄也用的不是多么顶尖的葡萄,但里面用了灵泉水,酒坛上还刻了阵法,最重要的是还丢了一只酒灵虫里面,光是这几样,哪怕装的是一坛坛清水,开封之后也不是一般的酒水能比的。所以那胖大厨觊觎那几坛老久了,上周他才说了一次应该酿的差不多了,这周就迫不及待了。

    胖大厨一边高高兴兴去搬酒,一边还带了些遗憾道:“可惜酒太好,那原本不错的牛肉就显得差了些,配不上那酒。”

    司阳笑道:“等着吧,以后能自给自足了,生活质量自然就上来了。”

    等胖大厨又进厨房忙活了,兰谨修才开口道:“有一个山地,十多年前被人承包了,当年是以荒山的条件承包的,承包了七十年,结果第二年就在隔壁山里发现了一座规模不算小的古墓群,古墓是在两山交界的边缘发现的,担心被承包走了的那座山里也有涉及到,当时就禁止开发了一段时间,确定承包山并没有涉及到古墓的范畴,这才允许继续开发。不过当时就有人说,那一片风水不好,原本山上种植的是松柏这两种树,承包的那人想要改成果园,当时将山里的树给砍伐了一片种上果树,结果不管什么样的果树都种不活,而那些原本长势还不错的松柏树也接连枯死。

    承包的人后来没办法,请了个大师去看,大师说因为距离不远处是葬墓群,两山之间的凹地还是个万骨坑,当年估计这一带闹得很凶,所以被人指点着种下松柏两种树,承包的人贸然将树给砍了,破了镇压的风水局,事情就变得不受控制了,树肯定是种不了,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开发成养殖场,鸡鸭牛等物镇压一下。”

    司阳听的饶有兴致的问道:“然后呢?”

    兰谨修道:“那人听了大师的话,改成了养殖场,可是情况并没有好转,依旧养什么死什么,而且在他折腾的这段时间,家里也是连连出事,父母妻儿接连生病,其他的公司也一单接着一单的破财。后来他的母亲重病不治身亡,他对那山头也变得敬而远之不再折腾,家中的情况倒是慢慢恢复了过来,他后来想要将山头出手,不过经过这一堆的事情,根本没人敢接手。因为那一带当年是荒山,但现在已经开发到六环了,那片山地还在五环之中,面积不小,即便有些个心动的,特意请了些大师去看,只要去看过的,就彻底歇了心思。”

    兰谨修说完取出一张详细的地图来,指着上面给圈了的地方道:“就是这里,因为荒废了好些年,上面的树木基本都死绝了,寸草不生。之前周边还有些居民,但经过承包的事情之后,闹得人心惶惶,慢慢的有条件的都搬走了,现在四周基本没人了。”又拿出手机,将一堆现场照片翻给司阳看,还有特意用无人机上天去航拍来的照片,这样看也能看的更全面。

    司阳看着地图和照片,道:“当年那个墓地里面如果没有被盗墓贼光顾的话,应该挖出了僵尸吧。”

    兰谨修点点头:“那是个墓葬群,虽然有盗墓贼光顾过,但并不是每一个墓都挖过,到现在上面还有考古的在开发挖掘,据推测说那里至少有将近十多个墓地,其中有三个已经遭到了破坏,还有一些甚至还没找到正确的位置,不过当年的确挖出了一个僵尸,甚至因为突然的空气进入还起尸过,伤了一些人,这一带的风水如何?玉琢说那是一片养尸地。”

    司阳道:“尸气很重,至少百年内集中性的死过不少人,并不是天然的养尸地,而是后天的尸气集中导致的。”

    古人视死为生,如果这里的墓葬群是同一个朝代所建造的,那很有可能是大家族甚至是某一代皇室的族地。谁会把自己的祖先或者逝去的亲人葬在养尸地令人死后都无法超生的。

    要说风水,这一带的风水就大致上来看还是不错的,但是也许当时建造墓的时候两山还是相连的,如今从中间横截而断,直接将生地变成了死地,这才造成了如今这番局面。

    兰谨修朝他问道:“这块山地你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去谈谈,价格很便宜,对之前承包的那人来说,能够脱手就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